野蛮其精神,文明其体魄。
重复就是力量,数量堆死质量。
伏久者飞必高,开先者谢独早。
俗话说:欲成大事,先了心病。《道德经》就是一本根治心病的奇书,自古治愈无数能人,其中就包括曾国藩。曾国藩大悟老子《道德经》,改变了他为人处世的态度、脾性,助他走上了人生的巅峰。
阅读全文
1.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阅读全文
如果知道这句话出自戏班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胳膊腿,当然是舞台上的身段功夫,不只是柔韧性,还有协调性、美观程度、符合戏曲和本行当标准与否等等。
嘴,指唱念的功夫。戏曲对吐字、归韵、润腔、行腔要求极严,一辈子练不到较高水平的有的是,这跟天赋、师承、勤奋度都有关系。
举个例子,晋剧演员出身的郭兰英先生的歌曲和民族歌剧享有盛誉,学她的歌、戏的演员那么多,可真不好说有谁学到了她演唱的精髓过。唱得好坏放一边,单说众多音乐学院高材生出身的学生们99%都是大波浪颤音,这一点足以把演唱的味道搜索破坏殆尽。
聪者听于无声,明者见于未形

典出:汉•班固《汉书•伍被传》。

原文:“聪者听于无声,明者见于未形。”

释义:聪慧明智、思虑通达的人,善于观察、思考、深辨、细究,掌握事物的发展规律和发展方向,作出正确的判断,故能洞察事物的未来,于无声处听有声,于无形处见有形,有先见之明。

解读:中医讲“上医治未病,中医治欲病,下医治已病”,事物的发展总是经历一个阶段,高明的大夫能够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段中把握人体的生长规律,从而做到预防疾病的目的。

这也是我们时常提到的把握历史规律和大势的道理,“于无声处听惊雷”,这是真正的大智慧。

无论是个体也好,国家治理者也好,培养长远的历史眼光总是不错的。每个人都身处历史洪流,既为历史所裹挟,也在创造新的历史。每一个历史转折点上,先知与后知未必都能合拍,而如何正确抉择,令人深思。


FROM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/FbMzw6kg8WAsAU7kjaxptA
知识只求寻常实用。在众人面前,即使你具有非凡的才智也要装作不知。人的思维方式各异,就像人的胃口一样。不要作古人的深沉,但要和今人同味。要注意人数的多寡,这是最要紧的。要想出人头地,先得在品味上随大流。即使过去更令人倾心,明智的人也会努力适应现时而调整自己,不论是在思想的包装还是在身体的包装方面。这一法则可放之四海,只有善字除外,因为人需要时时行善。许多东西看似陈旧古板,比如讲真话,守诺言。善良的人看起来属于美好的过去,但却常受人爱戴。这种人虽有,却非常稀少,人们多半不仿效他们。如果一个时代里恶意盛行,善行难觅,那该是何等可悲的时代!明智之人只是尽力自保,纵使不能尽如心愿。希望他们乐意接收命运所赐而不是向命运讨要!
一个很难的是“知行合一”。学知识很容易,但是把知道的东西做出来,并且做出来的东西让别人喜欢,是多么地难。所以我经常不好意思地说,不是我很狂,我看到学者专家讲评的时候,说说我比他还会说,但做起来很难。知行合一是企业家非常难做到的东西。

学知识很容易,但是把知道的东西做出来,并且做出来的东西让别人喜欢,是多么地难。
说我比他还会说,但做起来很难。知行合一是咱们面前非常难做到的一个东西,加油吧。
对于数量于质量来讲,就像打篮球,如果数量不够,那么质量肯定不行,
但在追求数量的同时,不要太偏向数量,举例:投了1000个球,但一个球没有进,这样反而会影响了后期的质量。
也就是说在质量面前,数量是一定要有的,这是前提,如果数量不够,投出来的质量可能并不是特别好或不稳定。
也就是数量和质量是相互关系的,

但是它们又是分开的,如果没有数量的积累,那么就和质量就无关了。
但是它们又是统一的,如果在数量的同时,也追求了进球的成功概率,那么离成功就不选 了。
数量是前提,在数量的基础上进行不段调整修正,投球的角度和抛物线,提高进球稳定性,那么质量就在这个过程中给加强 了。
但数量是必须的,如果没有一定的数量积累,那么对于基本功是没法练成的,比如手臂力的练成及方向稳定性的修正正是在数量下进行累计的,手脑并用,数量是必须的,是研究任何事物的起码,通俗点说是通过多做题目,多投篮,在做的过程中领悟,在数量 里练习并悟道,正是快速认识事物研究学习的一般规律。---jackX
他说:“人之为学,心中思想,口内谈论,尽有百千义理,不如身上行一理之为实也”,“读书无他道,只须在‘行’字著力”(《颜习斋先生言行录》卷上)
曾国藩,身上的标签很多,“千古完人”“晚清中兴第一名臣”“曾剃头”“理学大家”。

       对于这样近现代史上不得不谈的人物,在读完这本之后,却只想起了曾国藩快去世前和自己的仆人康福之间的谈话:

        待康福把全部棋子都收好后,曾国藩突然说:“价人,你想过没有,世界上的人,其实就是棋枰上的子,无论是我们还是长毛都如此。我常常这样想,每当想起这点,便很灰心,不知你想过没有?”

  “我也想过。不过我想,只有我们这些人才是棋子,大人你老不是,你老是执子的人。”康福笑着说。

  “不是的。”曾国藩摇摇头,凝重地说,“包括我在内都是棋子,都是身不由己任别人摆布的黑白之子。”

  “别人是谁呢?”康福睁大眼睛问,“是皇上吗?”

  “皇上有时是执子的人,有时又是被执的子,说到底皇上也是棋子。”曾国藩两眼望着空空的纹枰,似在深思。

  “那么这个‘别人’究竟是谁呢?”康福追问。

  “冥冥上苍!”曾国藩苦笑着回答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虽然曾国藩能力超群,欲挽清廷于不倒,后面又有李鸿章继承他的遗志,可是时势的倾颓,已无法让任何人去重新改变清朝的命运。

       曾国藩大概也算的是个悲情英雄。
     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曾国藩,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异数,被称为“千古完人”,“官场楷模”。他以经史之学问,治世之能臣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。许多名人都对他推崇备至,毛泽东“独服曾文正”, 蒋介石认为曾国藩可以做自己的老师。

就命运而言,在唐浩明所作的这本《曾国藩》中记录了曾国藩历尽磨难苦闷后的深刻反思,句句入心。其中哲言嘉句数不胜数,摘录十句分享给大家:

01.

“每逢大事有静气”

曾国藩年轻时在官场沉浮,难免有心烦气躁之时,便向理学名臣唐鉴先生请教,唐鉴送了他一个字——“静”,心静下来,就能处理各种纷乱的军国大事。

从那时起,曾国藩每天都要静坐一会儿,许多为人处世、治学从政的体会和方法,便都在此中获得。尤其在遇到重大问题时,他更是不轻易作出决定,总要通过几番静思、反复权衡之后,才拿出一个主意来。为让气氛更宁馨些,还往往点上一支香。每见到这种情况,家人有再大的事也不打扰他。

02.

“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;

以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”

这一天,曾国藩带着日记,又去拜见老师唐鉴。唐鉴审读他的日记,见满纸都是痛骂自己不成器的话,很是满意。翻到二十二日的日记,看上面写道:“自今日起改号涤生。

涤者,取涤其旧染之污也;生者,取明袁了凡之言‘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,以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也’。”唐鉴称赞:“有志气!涤生,望你今后涤旧而生新。”

03.

“不为圣贤,则为禽兽。

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”

释义:如果不能以圣贤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,便只能与禽兽一般为欲望所控制。只关心付出多少,不关心结果怎样。

唐鉴曾送给曾国藩一本自著《畿辅水利》,一张亲笔楷书条幅:“不为圣贤,则为禽兽。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善化唐鉴。”

跟了唐鉴一段时期,尤其在通读了他的《畿辅水利》一书后,曾国藩看出这位理学名臣并不是埋首故纸、空谈心性的书呆子,而是关心民瘼、留意经济、学问渊懿,亦不乏谋略的能吏。同样,唐鉴也知道曾国藩是老成深重、极有心计的干才。以后,唐鉴、国藩师生之间往往探讨程朱之学少,推究兴衰治乱的历史多。

04.

“轻用其芒,动即有伤,是为凶器;

深藏若拙,临机取决,是为利器。”

释义:无论是处世还是用兵,平时深藏锋芒,关键时果断出手,出手便能解决问题。

曾国藩出兵征讨太平军前,有人赠予曾国藩一口家传古剑,他的岳父欧阳老人说:“涤生(曾国藩字)今日喜得宝剑,老夫也高兴。老夫十分喜爱旧日读过的一首古剑铭,现把这首古剑铭送给你,轻用其芒,动即有伤,是为凶器;深藏若拙,临机取决,是为利器。”

曾国藩听完这首古剑铭后,明白岳父的深远用意,十分感激地站起来说:“国藩牢记在心。”

05.

“扬善于公庭,规过于私室”

释义:赞扬别人要在公开场合,批评别人要在私底下。

曾国藩率湘军攻占武昌后,六弟曾国华带领在湘乡招募的五百勇丁来到武昌。曾国藩见到这个出抚给叔父的六弟,心中很是高兴。四个弟弟,他认为最有出息的便是这个为人倜傥雄奇的六弟。于是亲向六弟传授带勇识人的经验。

曾国藩知道弟弟的脾性,说:“衡人亦不可眼界过高。人才靠奖励而出。大凡中等之才,奖率鼓励,便可望成大器;若一味贬斥不用,则慢慢地就会坠为朽庸。对待部属,大哥有两句话,望弟切记。”

国华望着大哥,诚恳地说:“请大哥赐教。”“这两句话是:扬善于公庭,规过于私室。”

国华点点头,轻轻地重复一遍。

06.

“打脱牙和血吞”

曾国藩对洋人的坚船利炮,以及诸如千里镜、自鸣钟、机器等,由衷地佩服。三十年前惨败于洋人的教训,他记忆犹新。十多年的戎马生涯,对外国与中国在军事上的悬殊他看得很清楚。一个基本认识已在他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:与洋人相争,不在于一时一事的输赢,而在于长远的胜负。中国目前不如洋人,一旦开仗,只有失败。要靠“打脱牙和血吞”的精神,忍辱发愤,徐图自强。

07.

“天下事,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其半”

释义:世界上能做成的事情,多半是因为外界的压力被逼或者被激出来的。

容闳是第一个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,曾国藩对其抱有极大希望,一力促成其办厂办洋务,然而容闳近年在办事的过程中,深感处处棘手,步步难行,多少次都想甩手不干,但最后还是挺下来了容闳本想向曾国藩吐一肚子苦水,听曾国藩这一说,便不敢再讲了,硬着头皮把总督交给的担子担起来。

“纯甫,我知道你有难处。”曾国藩从“尽力办好”四字中,已知容闳的艰难,“老夫活了五十多岁,经事不少,知天下事有所激有所逼而成者居其半。困难之处,正可看作是激励和逼迫。”

08.

“历来有文坛上之泰山北斗,官场上却毫无建树,甚至一败涂地者,盖因不识此中差别耳!”

释义:文坛和官场是有差别的,认识不到这两者的差别,多半会一败涂地。

曾国藩麾下第一幕僚赵烈文,对大儒船山先生王夫之非常崇敬。王夫之的名作《读通鉴论》在书局刻印过程中,他便零零星星地借来读过一遍,十分佩服船山的见事高明、议论深刻。此时看着这部被装订成十大本的五十余万言巨著,真是爱不释手,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对船山的由衷崇拜,“大人,船山公议论戛戛独造,破自古悠谬之谈。卑职想,若使其得位乘时,必将大有康济之效。”“不见得。”曾国藩轻轻地摇了摇头。

“为何?”赵烈文颇感意外。他深知曾国藩一向尊崇王夫之,但为什么并不赞同这个观点呢?

“船山之学确实宏深精至,但有的则嫌偏刻。比如对人的评价,求全责备的多,宽容体谅的少。若让船山处置国事,天下则无可用之人了。”曾国藩离开座位,在书案前走了几步后又说,“作文与做官并不是一回事。作文以见深识闳为佳,立论即使尖刻、偏颇点亦无妨,因为不至于伤害到某一个人,也不去指望它立即收到实效,只要自圆其说,便是理论,运笔为斤,自成大匠。做官则不同,世事纷繁,人心不一,官场复杂,尤为微妙,识见固要闳深,行事更需委婉,曲曲折折,迂回而进,当行则行,当止则止,万不可逞才使气,只求一时痛快。历来有文坛上之泰山北斗,官场上却毫无建树,甚至一败涂地者,盖因不识此中差别耳!”

09.

“乱极时站得住,才是有用之学。”

释义:能够处理极为混乱复杂局面的能力,才是真正有用的学问。

湘军之父罗泽南也是湖南大儒。与曾国藩情同手足,他在武昌城下中弹兵败,临终写信给曾国藩,提及:“近年来与长毛作战,亦有一点心得。今将远别,愿送与我兄:“乱极时站得住,才是有用之学。”万语千言,难以倾诉,愿仁兄为国珍重。

10.

“世界上的人,其实就是棋枰上的子”

康福(字价人)是曾跟随曾国藩十几年的老部下,曾国藩去世前,康福突然来看他,要回了祖传的围棋。曾国藩说:“价人,你想过没有,世界上的人,其实就是棋枰上的子,无论是我们还是长毛(太平军)都如此。我常常这样想,每当想起这点,便很灰心,不知你想过没有?”

“我也想过。不过我想,只有我们这些人才是棋子,大人你老不是,你老是执子的人。”康福笑着说。

“不是的。”曾国藩摇摇头,凝重地说,“包括我在内都是棋子,都是身不由己任别人摆布的黑白之子。”

“别人是谁呢?”康福睁大眼睛问,“是皇上吗?”

“皇上有时是执子的人,有时又是被执的子,说到底皇上也是棋子。”曾国藩两眼望着空空的纹枰,似在深思。

“那么这个‘别人’究竟是谁呢?”康福追问。

“冥冥上苍!”曾国藩苦笑着回答。
背景:大前研一是我的偶像,其出书太多,看过《思考的技术》、《OFF学》、《专业主义》,最近好像又出一个《精益精神》,没买纸质的,网上抄了下读后心得体会,如下:
读《精益精神》心得体会
阅读全文
背景:《天下第一针》在央视6套电影频道首映。前几天看到里面有皇帝的一段话,觉得有点意思:又以古经训诂至精,学者封执多失,传心岂如会目,著辞不若案形;...
白话文:传心即指用心去领悟,不如用眼睛直观去看.著辞指用言辞(理论)去解释,不如直接作一个形体去看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原文]
上又以古经训诂至精,学者封执多失,传心岂如会目,著辞不若案形,复令创铸铜人为式。内为腑臓,旁注溪谷,井荥所会,孔穴所安,窍而达中,刻题於侧。使观者烂然而有第,疑者涣然而冰释。在昔未臻,惟帝时宪,乃命侍臣为之序引,名曰《新铸铜人腧穴针灸图经》。肇颁四方,景式万代,将使多瘠咸诏,巨刺靡差。案说蠲痾,若对谈于涪水;披图洞视,如旧饮于上池。保我黎烝,介乎寿考。昔夏后叙六极以辨疾,帝炎问百药以惠人,固当让德今辰,归功圣域者矣。
时天圣四年岁次析木秋八月丙申谨上。

[译文]
我听说圣明的君王能拥有天下,是因为有高明的医生分析国君的病情而推及到国情,根据诊断国君的症候而推知到政事。如果君王的德政不能广泛传播,那么邪恶就会从下面产生,所以就要辨别善恶而制定治国的方案;人体的正气不充盛,那么疾病就要在体内发作,所以医生就要慎用医术来疗救百姓的疾病。从前,我们的圣祖黄帝与其大臣岐伯等人讨问医学问题,认为善于谈论天道的,一定回在人事上得到验证。自然界一年的月数十二个,人体有十二经脉与它相对应;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人体有三百六十五个穴位与它相对应。人体气血的上下运行就像天地运行一样是有其法则规律的,经络的左右循行是有其轨迹的,就像天地一样四方是有其象征的。经脉之间有交会之处,腧穴、合穴必有一定的数目。彻底探究了血脉微妙的道理,验证了阴阳变化的规律,才命人详尽地写出了那些针灸方面的理论,珍藏在金兰之室。等到雷公请教这些理论时,黄帝就坐在明堂之上把这些理论传授给了他。所以后世医家称针灸学为明堂学就是根据这个原因。从此艾灸、针刺的理论与技术就完备了,望闻问切的诊病方法就产生了。像秦越人使虢太子死而复生,华佗治愈跛足病人,王纂驱除病人身边的邪魔,徐秋夫治疗死鬼的腰疼病,不是有什么神灵相助,而都是运用了针灸之法啊。
离开先圣黄帝的时代渐渐久远了,针灸这门学问就难以精通了。虽然把它列在医经的妙法要诀之中,把它绘成针灸经络图象,但图象容易混杂不清,文字在传抄中也产生很多错误。如果误用艾灸就会损伤肝脏,错用针刺就会损伤胃气。百姓受到伤害却不知补救,庸医承袭错误而不思悔改。如果不是圣明之人,谁能拯救这些病患?只有我们皇上深情怜悯万民的痛苦,继承轩辕黄帝遗留下来的医学事业,敬奉圣祖黄帝慈祥的教诲,诏命众官员制定政令,并命令名医严谨慎重地整理医学著作。深思针灸这种医术,从前列为百官中的一种职守,是关系到人民性命的大事,是日常所用的特别急需的治病之法,因而就想要改正针灸学著作在流传中出现的谬误,以便永远救治百姓之疾患。殿中省尚药奉御王唯一平素传授医药秘方,尤其擅长针灸技术。他尽心遵奉皇帝的命令,精心参验针灸的神妙之理。在人体图形的前后和两侧标定经络循行的路线,确定每个腧穴的位置和深浅,增补古今医家的验方验案,订正针灸术的时间禁忌方面的漏洞,总汇各家学说,编成专著三篇。
皇上又认为对古代医学经典的训释解说特别精深难懂,学者往往固执己见多有失误,因此,对针灸取穴的深奥内容,与其靠口传心授,倒不如利用模型作直接观看了解;把针灸学的内容写在书本上,还不如制成模型让学医者在针灸模型上直接查找穴位。于是皇上又下令创制铸造铜人作为教学模型。铜人体内分有脏腑,旁边注明针灸穴位,穴位所在之处,凿成孔窍,使它直接达到体内,在孔穴的旁边刻写出穴位的名称。使观看它的人感到形象鲜明而穴位有次序,有疑惑的人心中的疑惑立刻像冰块融化一样涣然消失。针灸的教学在过去从来没有达到如此完善过,只有到当今皇帝才应时确定了针灸的教令,于是皇上命令我为这部书写序文,书名叫《新铸铜人腧穴针灸图经》,开始颁发到全国各地,为后世万代做出最好的楷模。将使多病的人全都受教诲,针灸医生不会出现差错。按照《图经》上的论述去除治疾病,就像郭玉在涪水边跟涪翁学针法一样;打开图仔细彻底地察视,如同扁鹊久饮了上池之水,而能尽见体内疾病。保佑我们的人民大众,帮助他们达到健康长寿的境域。从前夏禹王阐述六种凶恶的事用来辨证治病,神农氏询问百药而施恩惠于人民,(当今皇上重视医术,)必定会像夏禹,神农一样给后世带来福德利益,其功劳可归入圣人的行列。
时间是天圣四年,正值岁星运行到析木星,丙申日敬慎地写作上面这篇序文。

摘自:http://baike.baidu.com/link?url=w9yuPElsf6RwCyHh9yQEGTPE3_Ng7CJcZiAKW-4pCXNOku410kn_pkUTCwfPgphkYQkxaizumUFmVlHpnPxz5K
这句话出自《商君书》中第一章《更法》,原文如下:
阅读全文
分页: 1/16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